错心记 第35章 伤春悲秋春望词
作者:林湖雀舌的小说      更新:2019-04-19
    本站:m..朝露院内,灯火通明。

    一把胡子的老大夫被承影连拖带拽地带到了屋内。谢老太太和谢薇也闻讯赶来,与谢玘一起围在老大夫跟前。

    “大夫,怎么样?我嫂嫂是不是有喜了…”谢薇一个不留神,将心里的美好愿望说了出来。倒是惹得谢老太太一阵激动,很是紧张地盯着老大夫的神情。想来二人新婚至今也有好几个月了,莫不是真的有了身子?

    只有谢玘默然地站在一旁,静静不语。

    老大夫捋着胡子,细心地聆听来自秦妙手腕上的脉动声。许久才眯着眼,心中有了方寸。

    “无碍,侯夫人只是疲劳过度,加上天热浮躁,心脉虚浮,体热发烧。休息几日便好?!?br />
    原本还盼着念着的谢老太太,听老大夫此话一出,心里难免有些空落落??苫故遣惶佬牡囟辔柿艘痪洌骸罢娴牟皇怯邢裁??”

    “哈哈哈,老夫人莫不是心急了。侯夫人身子骨好,想要孩子那是迟早的事??烧獯巍±闲嘀毖?,真不是有喜?!崩洗蠓蚴度さ仄鹕?,退到外间写了张方子。谢玘看过后便让承影跟着大夫前去抓药。

    而里屋的老太太和谢薇还坐在秦妙的床边,面面相觑。二人都是盼着秦妙和谢玘能早日开花结果??伤遣恢氖?,二人尚未圆房,哪来的子嗣。老太太又坐了好一阵,见秦妙迟迟醒来,便在谢玘的央求下带着谢薇回养怡院了。谢玘则安静地坐在床沿,一直守着秦妙。

    李嬷嬷亲自盯着人给夫人煎药,等煎完药后端着食盘到里间伺候秦妙,便见到谢玘关注地凝视着尚未苏醒的秦妙。眉角微喜,快了几步到床榻边。

    “侯爷,夫人该吃药了?!?br />
    谢玘这才从凝视中回过神来,手指抵在唇上,示意她小点声,又顺手将药碗接过来,小声地说道:“下去吧,我来喂就好?!?br />
    李嬷嬷略略在心里叹了口气,不过还是很欣喜地退了下去。

    自家小姐委实喜欢这个姑爷,可是姑爷实在是过于冷情,纵然小姐百般讨好,他也是一张冷脸。虽然也说不出哪里不好,每日能都陪小姐用膳,也都歇在朝露院,言语不多,最近也能说上几句,但总觉得谢侯爷对小姐的感情少了点什么??烧庋淝榈娜?,今日却慌乱着急地抱着小姐冲进朝露院,如今又打算亲自守夜伺候。这样的姑爷,实在让李嬷嬷看不懂?;蛐碚缧〗闼?,如久才能见人心。

    嬷嬷没有多逗留,将里间的门虚掩着,也方便应急伺候。

    谢玘尝试唤醒秦妙起来喝药,几次之后便作罢了。小心地将药碗放在床边的凳子上,将秦妙扶起来靠在自己怀里,左手捏着她的下巴,右手拿着小勺一点一点地将药喂下去,这小小的一碗药,足足花了半个时辰。等喂完药,谢玘全身都快湿透了。

    轻手将秦妙安稳地放回到枕头上,用帕子拂去因发烧昏迷而沁出的密密汗珠。朝服方才太急还没换下,身上又黏糊糊的,随即唤来李嬷嬷近前伺候着,自己先去净室洗漱沐浴了一番。

    换上便服后,谢玘又随意用了点夜宵,见秦妙仍未醒来,便踱步去隔壁的书房坐一会儿。

    朝露院的书房他并不常用,他在前院有自己的听雨斋,故而此处主要还是留给侯夫人秦妙的。一眼望去,书案上颇为杂乱,摊着一堆纸张。谢玘走近去瞧,一张张簪花小楷从指尖滑过。有些是账本的摘录,偶尔还用朱笔圈出。有些一看便是秦妙无聊时随手练字的,时而词,时而赋,而无意间的一张小笺,从这一堆杂乱中跳脱出来,引起了他的注意。

    风花日将老,佳期犹渺渺。

    不结同心人,空结同心草。

    不同于彼时的簪花小楷,规整清丽,而此时的四句笔下生风,如薄怒微走,锋尾藏戾,形似楷书,实则近草。

    观字识人,从这短短的四句春望词里,谢玘看到了一个眉目悲情,满怀失望之意,伏案疾书的样子。讶异于她竟会读薛涛的诗词,更讶异于她竟心有悲切之意。

    晌久,谢玘才放过了那一桌的杂乱,拢好书房的门,又往卧室走去。秦妙还未苏醒,头上的冷帕换了一块又一块。他自觉地接过李嬷嬷手上刚拧干的帕子,换自己继续守着。

    如此已到了亥时,白日残留的热气稍稍褪去,清冷的月光如丝般地流泻下来。

    谢玘侧躺在秦妙身边,温润的手指拂过她略红的肌肤。他的妻子真的很美,从第一次在月满楼不期而遇时,他便看到了她的美不可方物。随后,从无期待地与她成亲,娶她为妻子,直到现在,日子一天天地过,如白水般无色无味??伤醯煤芎?,没有负担,没有期盼,可有可无。

    可眼下看着自己手下的这个女子,眉目微蹙,两颊是病态后的潮红,细细密密的汗珠仍不断地渗出来,黏湿了鬓发。她的心里或许并不如自己所想的,一样的没有负担,一样的没有期盼。否则,她的笔下为何会有那样的伤春悲秋,那样的笔走怒发。

    是啊,她从来不是一个安静的,或者是甘于安静的女子。想想她在月满楼睚眦必报的样子,再想想前几日破风和自己汇报的,秦妙在花厅里对着一众管事破口大骂,愣是将那些男人们骂得无地自容。想想那嚣张跋扈的秦妙,小小的身体里,爆发出强大的气场。谢玘心里就觉得有些好笑。

    不得不承认,短短几个月时间,府里的大小事务都被她调教得有板有眼,虽然时?;崾股闲┬∈侄魏托∷慵?。但至少从刚开始众人粉饰太平,到如今毒瘤一一剜除,一切事务都在往向好的态势发展。身旁的这个姑娘不是深宅贵女,也不是名门闺秀,却有自己的手腕和章法。

    以此类推,对于情爱,她或许也是不甘于安静,至少是有所期待的。许是自己的冷淡,让她怒气无处伸,故而有了那样笔锋凌厉的春望词。

    谢玘的手指仍留恋在她细腻的肌肤上,久久不愿离去……可他又不敢再往前一步,因为他知道自己不能。[搜索本站:]
404| 339| 997| 949| 148| 762| 800| 104| 476| 2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