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S 分卷阅读73
作者:可乐喵的小说      更新:2019-03-04
    到舒适,他的脑子里似乎有很多东西,又似乎什么也没有想。似乎所有失去且找不回的重要事物、困扰着他的责任、凶险黑暗的前路和沉重的压力都被隔了一层磨砂玻璃,他知道它们就在那儿,模模糊糊的轮廓就在另一边,在玻璃平滑的另一面来回游动,可是他不用去看,不用去思考。他微微偏过头,蜷缩成一团半阖眼睛。

    赫敏的?;つХㄊ沟煤芡昝?。他知道宿营地在视线所及的那个不起眼的小缝隙上,却完全看不到也感觉不到他们的帐篷。再往远处看,能隐约看到湖的一个小角,由于结着冰,那个不规则的角落在月色中显得特别亮,亮得晃眼。

    哈利把半张脸缩进高高竖起的衣领中。他怀念霍格沃茨格兰芬多塔楼壁炉总是燃着熊熊大火的休息室,怀念禁林边墙脚总是靠着石弓和大靴子的海格的小屋,怀念盛夏时节黑湖上方划过的薄薄的絮状浮云的倒影。曾经觉得受够了的同学们,学院之间的纷争,死对头,繁重的学业,如今这些回忆都只让他感受到亲切。他轻轻叹了口气。

    夜幕渐渐暗沉。天空的星星落下去,夜空黑成了深沉的天鹅绒。哈利觉得自己冷得发抖,脚已经完全失去了知觉。他在树上轻轻挪动身体,想脱下一件毛衣盖在腿上。就在这时,他听到了一阵刷刷的声音。这声音无比熟悉又无比陌生,他反应了一阵,才分辨出这声音是斗篷从雪和落叶上掠过的轻响。他以前曾听过这种声音,此时再次听到,只觉得浑身一颤。如果他的魔杖还能使用,他不怕食死徒也不怕危险。但此时他手里的魔杖不太听话,魔咒的强度会相应削弱。假使局势发展到不得不战斗的程度,他不确定能不能赢过对方。

    哈利小心地略略抬起身体,警觉地环顾四周。

    小湖的角落似乎泛起了粼粼的波纹。波光在黑沉的夜色中显得十分醒目,哈利睁大眼,以为自己看错了。他全神贯注地望着湖的一角,那里确实有光芒在波动。波纹闪动几下,重新凝结成了冷冽的白光。

    哈利吃惊地张开嘴。湖角的树下静静地滑出一个身影,他屏声静气地望着。那个黑色的身影穿着厚重的飞行斗篷,他挥起魔杖,霎时间,耀目的银光几乎闪瞎哈利的眼睛。

    哈利用手挡住脸,过了几秒才勉强从指缝中向外看去。那个银白色的光源竟然是一头母鹿,那是多么美丽,多么柔和的银色啊……那么熟悉,那么亲切,好像他们很多年以前就相遇过似的。他觉得自己一直在等待着她的到来,只是他忘记了,直到这个时刻,这个他们重逢的时刻,他才回忆起来。哈利觉得即使隔得很远,他仍能看清楚它美丽的大眼睛,长长的睫毛。它给他的感觉是那么温暖,他几乎觉得他们曾相处了很久,久到他可以闭着眼睛想象出它的轮廓,像是从出生起他就在它的怀抱中舒服安稳地一夜好眠过一般。

    斗篷下的人低着头,略略抬起一只手,母鹿侧过头,温顺地用头顶蹭触那个人的手心。它依依不舍地绕着黑色的人影来回转圈,时不时安静地蹭蹭他的衣襟。黑衣人沉默着,用手指在虚空之中轻轻抚摸母鹿优美的脖颈。月光般的银白和沉如夜色的黑交互辉映,竟是格外的和谐。

    不知为什么,哈利有种感觉,这个人是带着他的守护神为他而来的。他们为他而来,仅仅是为了他一个人。谁能让他有这样亲切,这样安全的感觉呢?一定是小天狼星,他从帷幕彼端挣脱了出来,带着他的守护神来寻找他了。他的守护神是可以变化的,对,可以变化!他是那么爱惟一的教子,守护神同样变成鹿一点也不奇怪……哈利心中有一个声音叫嚣着,他要现在冲出去,现在去找小天狼星。他是他惟一的依靠了!他要告诉他他有多么想念他,他这段时间过得有多么委屈……即使理智在告诉他那个人有可能是一个巡逻的食死徒,这有可能是一个引诱他现身的圈套,他也顾不上了。没错,他要去,要去!就算会立即死亡,他也想在死前靠近温暖的边缘!

    哈利紧紧握着赫敏的魔杖。他等不及爬下树,直接幻影显形到黑衣人背后。显形的轻微爆裂声在静寂的森林里显得格外突兀,黑衣人的反应很快,他甚至没有回头便侧过身,向着声响传来的方向挥手甩出一个魔咒。哈利的衣服太过笨重,没能躲开,他被魔咒结结实实地击中,倒飞出去撞到了一棵树上。黑衣人过大的动作掀开了飞行斗篷的兜帽,月光照耀下,露出一张让哈利惊愕万分的脸。

    作者有话要说:  准备迎接ss吧哈哈哈!梅林啊终于写到这了,我自己都要崩溃了,虽然有时候回顾一下觉得小哈在谢诺那儿和巴沙特那儿连续两个惊吓也不算太无聊,但是!果然ss才是王道?。。。。?!天啊我的男主到底消失了多久,我自己都快忘了他是谁了,笑~

    ☆、第三十八章

    哈利想过自己会被骗,想过如果那个人不是小天狼星。但是他怎么也想不到,这个男人竟会是斯内普。斯内普转过身用魔杖指着哈利,他背对着光,模糊的轮廓之中,哈利只能辨出他的目光是犀利的。

    澄亮的月光照进森林之中,微微晃动的树影映在哈利脸上。斯内普看清倒在地上的人是哈利,微微降低了手腕,还是做出警戒的姿态。

    哈利张了张嘴,没能说出话。他知道自己现在一脸愕然的样子肯定蠢透了,但他不知道该做出什么表情。他的魔杖已经被打飞到一边,掉进了厚厚的雪层,他只能看见魔杖侧飞进雪地时在平整的雪面上留下的一点滑过的痕迹,还有那个斜斜深深的雪坑。而手中拿着武器的人竟然在全神警备着他!他不是在半年前还若无其事地挡掉他的所有魔咒么?他在怕什么?如果是小天狼星,他一定会不顾一切地大喊着飞扑过来拥抱自己的教子,而不是像这个食死徒一样在绝对优势的情况下仍旧提防着所有人。该死的食死徒的狡诈。

    想象与现实的落差使哈利感到无比失望,失望很快转化成愤怒。他冷笑着慢慢站起身,昂起头,以十足蔑视的姿态望向高他一大截的人。

    斯内普已经收回了手,脸上的表情经过惊讶、阴郁的转换,最终变得很平静。那头银白色的母鹿仍旧亲昵地绕在他身侧,柔和的目光望着哈利。现在哈利不觉得那场景和谐了。纯净和邪恶并肩站在一起,他只感到极其怪异。

    也许是模糊的阴影给了哈利勇气,他毫不畏惧地望进斯内普幽深的黑眼睛。他早就不是一年级那个在斯内普的嘲讽下瑟缩的小男孩了。为什么斯内普会出现在这里?他没有动手,哈利几乎可以肯定这说明他仍旧是凤凰社隐藏的一员。但是他什么也不说,像邓布利

    
734| 749| 612| 657| 297| 842| 531| 879| 282| 134|